首 頁   |   檢察動態   |   隊伍建設   |   辦案說法   |   犯罪預防   |   檢察風采   |   圖片新聞   |   檢務公開  
當前位置:首頁>>辦案說法
律師辦案說法系列十一:貌似賠償無疑律師代理后不承擔責任
時間:2017-08-16  作者:  新聞來源:  【字號: | |

貌似賠償無疑律師代理后不承擔責任

 

律師辦案說法系列十一:貌似“包工頭”賠償無疑,經律師代理后不承擔責任,獲勝訴判決

海南大弘律師事務所    湯林華律師

    案情簡介:2012年的初春,海南的氣溫在15-17度左右,可是事發當天的的氣溫反常,達到28度。從湖北來海南打工的游某在某農場挖樹苗,由于年齡偏大,加上高溫,突發熱射病死亡。游某年初隨同鄉宋某來到海南,以幫別人挖樹苗掙勞務費,那天,宋某通過朋友介紹,將浙江需要買樹苗的一客戶姜某介紹給某農場胡某,胡某與姜某口頭約定了購買樹苗的數量和價錢的相關事宜,胡某通知宋某幫助找一些工人挖樹,宋某為了早一點促成這單生意,拿到中介費,就介紹一些工友去農場挖樹,其中就包括受害人,宋某自己開車將這些工友送到農場,自己同樣參與挖樹。

    事情發生后,很多人認為宋某是“包工頭”,應承擔賠償費用。受害人家屬一紙訴狀將所謂的“包工頭”宋某、農場、農場所屬公司、公司員工胡某全部告上法院,要求賠償各項損失人民幣36萬余元。事情發生之初,由于是人命案,政府相關部門非常重視,以防產生過激行為,激化矛盾,召集相關人員到政府部門協調,政府工作人員認為各方都應承擔責任,特別是“包工頭”,海南某新聞媒體在邀請某律師針對此事評論時亦表示,所謂的“包工頭”應承擔責任。

    律師代理:本律師在接受當事人宋某的委托后,認真地問當事人以下幾個問題:1、你有沒有拿工友的勞務費?宋某:沒有2、有沒有給工友發工錢?沒有3、工人挖樹的勞務費由誰支付?由農場支付4、你介紹客人買樹,有沒有中介費?有,但沒有拿到5、在哪里挖樹?在農場。根據當事人的陳述,本人認為:只要有證據支持,所謂“包工頭”宋某是沒有任何責任的,覺得社會上的說法是錯誤的,并著手調查取證。

    被告公司、員工的觀點:

   死者生前與二被告不存在勞務關系,而是與被告宋某形成勞務關系。理由:1、被告宋某知道二被告是承包農場經營樹苗,自己聯系買家過來挖樹,賺取中間的勞務費;2、二被告只負責計數,不負責挖樹;3、購樹人是宋某介紹過來的,工人由宋某自己帶過來挖樹的;4、事情發生后,由胡某聯系到宋某后,由宋某將受害人送往醫院并墊付部分醫藥費,全權處理此事。

本律師接受宋某的委托,出庭應訴,提出代理意見如下:

   第一、案由錯誤。本案不是“提供勞動者受害責任糾紛”,應該屬于“生命權糾紛”。本案不適用《侵權責任法》第35關于個人勞務關系中的責任規定,而是適用《民法通則》、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(以下簡稱《人身損害賠償解釋》)的規定。《人身損害司法解釋》第 11 條的規定,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,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。因此,不能將本案案由定為“提供勞動者受害責任糾紛”。

    第二,宋某與死者生前不存在雇傭關系,只是一般的工友關系,即宋某不是所謂的“包工頭”,關于這一點,答辯人在答辯狀中已闡述很清楚,現結合事實和法律,進一步予以說明。

    1、宋某與第一被告xxxx公司不存在承包合同關系,被告宋某本人也是這次勞務中的勞動者一員,并且為第一被告提供了勞務,從證人提供的證據來看,宋某在x月xx日那天挖樹100多株,應得勞務費100多元。第一被告、第二被告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宋某與其之間存在勞務承包關系,原告也沒有證據來證明死者生前與宋某存在勞務關系或者雇傭關系。

   2、被告宋某與本次勞務中的勞動者并不全都認識,有的是認識的同鄉,有的在本次勞動前還不認識,是通過宋某認識的人介紹去挖樹的,但是這些工人都是為第一被告挖樹苗。實踐中,包工頭一般與工人是認識的,工人是經過包工頭的同意才能跟著包工頭做工的,并且包工頭會統一安排工人的住宿和伙食,即所謂的包吃包住,特別是工錢是由包工頭統一發放,一般形成一個相對固定的勞務隊伍。從本案來看,這些情況都不存在,所以宋某不符合包工頭的一般特征,在該案中,宋某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工,如果讓其承擔本案的雇主責任,于法無據。

    3、宋某與死者生前不存在雇傭關系。要形成雇傭關系必須滿足一定的條件,根據《人身損害司法解釋》的規定,雇傭關系是指受雇人在一定或不特定的期間內,從事雇主授權或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勞務活動,雇主接受雇工提供的勞務并按約定給付報酬的權利義務關系。很明顯,本案中宋某不可能成為雇主,相反,第一被告符合雇傭關系中雇主的條件。

第三、死者生前與第一被告存在雇傭關系,應當由第一被告、第二被告承擔賠償責任。是否存在雇傭關系必須滿足以下條件:1)雙方有口頭的或者書面的雇傭合同;2)以提供勞務為內容;3)勞動者獲得勞務報酬;4)雇員受雇主安排從事勞務并受雇主的監督、控制。本案中,第一被告與死者生前屬于雇傭關系:雙方存在口頭的雇傭合同,約定挖樹一株勞務費一元錢,第一被告安排工作人員(包括第二被告)管理監督這些農民工挖樹,給他們劃定挖樹的方位,那些可以挖那些不能挖,并在當天結算勞務費。關于這點,答辯人在答辯狀中也已詳細說明并且有足夠的證據予以證實。

綜上,本案已事實清楚,死者生前與第一被告存在雇傭關系,第二被告的行為屬于職務行為,責任由第一被告承擔,第三被告宋某不承擔任何責任。請求人民法院駁回原告要求被告宋某承擔責任的訴請。

   法院判決:一審法院經審理,采納了本律師的意見,認為宋某與死者生前不存在勞務關系,不承擔責任,宋某勝訴。第一、第二被告不服,上訴至中院,二審法院經審理,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檢察動態
權利義務公開
辦事指南
案件流程
檢察視頻
檢察視頻
檢察視頻
互動平臺
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
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
山西省隰縣人民檢察院
工信部ICP備案號:京ICP備10217144-1號
技術支持:正義網

晉公網安備 14103102000111號

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